获得关键伙伴 理想自动驾驶全面打响

  [ 行业] 什么是理想主义?瓦茲拉夫·哈维尔:“坚持一件事,不是因为结果,只因为坚信它是对的。”

  似乎有一万匹脱缰的马在李想脑海中奔跑。人们不懂他,也不懂他的理想:包括但不限于死磕增程式,限制车型数量,以及抠搜的经营风格。

  或许只有另一个理想主义者,才会懂他今天做出的选择。

◆ 一次重要的选择

  理想又做出了一个重要选择。9月22日,理想与英伟达、德赛西威正式达成战略合作。下一代产品,将率先使用NVIDIA Orin芯片,预计量产时间2022年。这预示着两年后,理想自动驾驶功能,将实现全面升级。

  目前已交付的理想ONE(参数|询价),搭载的是Mobileye EyeQ4视觉识别芯片。这款2018年问世的芯片,可支持L3级有条件自动驾驶。能满足每秒2.5TOPS(万亿次)浮点运算要求,同时能耗极低,运行功率仅3W。

  但总体上,Mobileye EyeQ4仍是一款“经济适用型”芯片,和NVIDIA Orin不在同一量级。

芯片参数对比EyeQ4Orin单片运算能力2.5TOPS200TOPS生产工艺28nm7nm运算功耗3W45W能效比0.83TOPS/W4.4TOPS/W

  有趣的是,理想没有选择Mobileye EyeQ5或NVIDIA Xavier这一类“过渡”升级方案,而是一步到位,选择了两年后才量产的Orin。

  这种选择,首先是看重Orin强悍的算力。Orin单片算力200TOPS,是Xavier算力的7倍,在2022年量产芯片中属于T1级别。根据理想汽车官方信息,下一代产品将标配单片Orin芯片,可支持L2+高级别辅助驾驶;选配两片,即可支持L4级自动驾驶。如果使用dGPU扩展算力,理论值最高可达2000TOPS,进一步为L5级自动驾驶预留硬件能力。

『Orin 发布会』

  据理想CTO王凯透露,新产品在设计时,还将为更多雷达、传感器预留位置。未来,理想将不仅具备软件OTA能力,硬件也可以迭代升级。

  这里不难看出理想的小心思:赋予产品自动驾驶潜力,而不是一次性释放全部能力。这也可以理解,一方面,2年后政策、基础设施可能达不到L4级自动驾驶要求,产品缺乏应用场景;另一方面,配置增加将会拉高产品价格,消费者可能不愿买单。通过阶段性释放,理想可以在技术和市场间找到平衡。

  除了算力,选择Orin,也意味着理想要做的,不只是一次硬件升级。在Orin之前,NVIDIA前两代自动驾驶芯片PX2、Xavier分别首发搭载于特斯拉和小鹏。NVIDIA向这些新势力提供的,不只是一块芯片,还是一个平台和一套解决方案。

  通过DRIVE AGX Orin自动驾驶平台,使用者可以利用NVIDIA开放的CUDA、TensorRT API及各类库,完成各类复杂开发工作。与NVIDIA合作后,理想既可以获得一个持续迭代的自动驾驶平台,也可以将其开放给其他OEM厂商使用,合作进行软件开发,构建自动驾驶生态。

  签约仪式上王凯表示,之所以没有和Mobileye继续合作,是因为Mobileye的系统足够成熟但不够开放,理想能参与的空间较小。相比之下,NVIDIA的开放和可扩展性,对理想至关重要。

『理想汽车CTO 王凯』

  在王凯的设想中,未来智能汽车将不再是“主机厂+供应商”的合作模式,而是“特长生”共同组成“朋友圈”。每一家企业都有自己的特长,同时又直接面向用户,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,共同推动自动驾驶落地,为用户带来“更广阔的想象空间”。

  为了实现这一商业模式重塑,放弃Mobileye,转而和NVIDIA及德赛西威合作,对理想是一次极其重要的选择。或许两年后新产品亮相时,市场才会明白这次选择的意义。

◆ 自动驾驶是终极理想

  不得不说,这也是一次冒险的选择。蔚来、小鹏已经公布了新车计划,欧洲车企卷土重来,特斯拉在国内继续深耕。面对强敌环伺,只靠一款理想ONE,理想如何撑过接下来的两年?

  但对理想,以及李想本人来说,这大概率都不是最重要的问题。重要的问题是:能否实现自动驾驶这个终极理想。

『理想ONE』

  上市之前,理想公布了自己的自动驾驶计划:2021至2022年实现NOA功能(根据地图导航辅助驾驶);2023年推出全新车型X01,标配支持L4级自动驾驶硬件;2024年通过OTA方式,让旗下车型均具备L4级自动驾驶能力。

  李想亲口这样说:“当下拼命造车、卖车,就是希望在2025年时,能够获得一张自动驾驶赛道入场券。到2035年,让理想汽车成为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运营商。”

  以这个目标回看当下,理想其实正按照既定目标前进。先落地交付理想ONE,实现从0到1,同时搭建起数据闭环;上市之后,扩充团队、提升硬件,实现“飞轮迭代”,成为一家“数据驱动的科技企业”,完成从1到10;最后由10到100,向“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运营商”加速迈进。

  招募王凯,牵手英伟达、德赛西威,是理想为完成第二阶段任务所做的准备。Mobileye EyeQ4可以满足理想产品功能需求,但不能满足理想对算法和数据的需求。

  通过NVIDIA Orin芯片和德赛西威提供的域控制器,理想将完成自己的自动驾驶程序设计和算法逻辑。王凯认为,未来汽车计算一定是“中心化”的,整辆车成为一台“super computer”(超级电脑),而不是把算力分散在一个个ECU单元。在此基础上,通过持续的数据搜集喂养算法,最终实现自动驾驶。

  理想与英伟达、德赛西威合作,不是一次战术,而是战略行动。它不仅是一次产品硬件升级,而是理想对现有自动驾驶基础架构的调整。完成调整后,理想产品迭代脚步将进一步加快。

  两年“空窗期”,并非理想不重视新产品,只是在精力有限的情况下,先重点完成基础架构,向自动驾驶这个终极理想迈进。

◆ 第三场战役

  2018年,SEV项目胎死腹中,如果没有理想ONE,或许2020年新势力死亡名单上,也会有理想的名字。2022年,搭载NVIDIA Orin芯片的“下一代”产品,将是理想的第三场战役,同时也是自动驾驶关键战役。

  根据理想官方信息,“下一代”产品X01将是一款全尺寸SUV,随着NVIDIA Orin芯片和德赛西威自动驾驶域控制器系统“上车”,将实现辅助驾驶到自动驾驶的全功能覆盖。第三场战役结果,将决定理想能否完成从1到10的使命。

  战役成败,取决于两点因素。一是自动驾驶生态。NVIDIA Orin拥有同时代最强算力,但算力并非Orin最强优势。可扩展性和完善的软件解决方案,才是NVIDIA的杀手锏。

  签约仪式上,NVIDIA中国区总经理张建中说,“其实我们最花时间的是软件”,Orin芯片推出之后,软件架构也在持续研发更新。对车企来说,自动驾驶比拼,不是单纯地比拼芯片算力,而是在此基础上形成的软件生态和算法逻辑。

『NVIDIA全球副总裁、中国区总经理 张建中』

  通过与NVIDIA合作,理想有机会搭建以自己为中心的自动驾驶生态系统,使其他相关企业都参与到这个系统中。既形成自己的“朋友圈”,也搭建起自己的“护城河”。

  二是用户体验。技术和用户需要平衡,历史不止一次证明,如果产品只有先进的技术,却没有良好的体验,最终都会以失败收场。王凯认为,L2、L4这样的等级划分本身并不重要,“我们最关心的是用户体验”。围绕用户体验,自动驾驶技术发展,应当是渐进式的技术革命。

  老用户的体验同样不可忽视。事实上,随着新战略合作签署,老用户也能体验到理想在自动驾驶方面的进步。在算力允许条件下,相关功能迭代同样可以通过OTA实现。

  最后还有一个隐形因素——人才。所有事情都需要人去完成,特别是对自动驾驶,高级别软硬件人才不可或缺。随着王凯加盟,理想自动驾驶团队也在持续扩大,兵强马壮。为第三场战役,理想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。

◆ 结语

  不知道在这个时代,理想主义还能不能算一个褒义词。“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事情”,往往也意味着不被理解。与英伟达、德赛西威合作,理想将获得弥足珍贵的自动驾驶生态能力,全面提升自动驾驶软硬件水平。那些不被理解,也许正是理想为实现理想,所付出的坚持。(文/ 蒋平平)

查看同类文章:整车企业/品牌事件行业视角
更多精彩内容:这一届的年轻人

行业频道-大数据 全领域 新视点

0 Commen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